返回首頁
本報關注CURRENT AFFAIRS
本報關注 / 正文
民營小微融資痛點得到有效緩解

  “普惠小微企業貸款增速達到22.5%,比上年末提高7.3個百分點,高于同期全部貸款增速9.5個百分點。民營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總體保持較低水平,貸款平均利率6.82%,同比下降0.58個百分點?!毖胄薪照倏?019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公布了今年上半年支持民營、小微企業的“成績單”。數據顯示,當前,民營、小微企業貸款利率較好實現了量增價降,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明顯緩解。

  支持民營、小微企業不是一陣風式的運動,而是要久久為功?;嵋櫓賦?,下半年要繼續加強政策協調配合,加快疏通貨幣政策向實體經濟的傳導機制;確保實現小微企業貸款戶數增加、貸款投放擴大、貸款成本適度降低,支持優質民營企業擴大債券融資規模等。

  多措并舉促進小微貸款量增價降

  在業內人士看來,民營、小微企業貸款能夠實現量增價降,主要得益于政策層面的大力支持,尤其是去年以來,央行組合運用信貸、債券、股權“三支箭”精準發力,在降低融資成本、優化信貸投放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今年以來,央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貨幣信貸合理增長,同時靈活運用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等,精準支持小微企業融資。

  具體來看,在提供流動性方面,央行于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1月和4月份,央行按季度開展兩次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操作,金額分別為2575億元和2674億元,期限均為1年,利率為3.15%,實際使用期限可達3年。6月14日,央行增加再貼現額度2000億元、常備借貸便利額度1000億元,加強對中小銀行流動性的支持。7月31日,央行增加支小再貸款額度500億元,本次增加額度后,全國支小再貸款額度為3695億元。

  為緩解銀行資本約束壓力,央行以永續債為突破口,創設央行票據互換工具(CBS)支持永續債的發行,并于2月20日開展首次操作,期限1年,費率為0.25%,操作量為15億元。6月27日,央行再次開展CBS操作,操作量25億元,期限1年,費率0.25%。

  針對民營、小微企業缺乏抵押品的情況,央行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創新專利權、商標權等知識產權融資產品,拓寬抵質押物范圍。央行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近日透露,這項工作已取得積極進展。例如,中國銀行推出“中關村模式”,認可企業核心技術及專利權的資本屬性,為科創型小微企業增信增貸。

  值得注意的是,支持民營、小微企業發展并不只是央行在單打獨斗。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幾家抬”,有關部門合力改善服務,已經成為支持民營、小微企業的常態化舉措。

  發揮各類型銀行機構的差異化功能

  今年上半年,金融機構信貸投放結構持續優化,銀行業金融機構支持實體經濟功能逐步增強。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分析師王靜文認為,在降低支持民營、小微企業方面,不同類型的銀行扮演著“差異化”角色。

  王靜文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大型商業銀行依托網點分布廣泛、客戶來源眾多、資金規模大等優勢,支持民營、小微企業的力度逐步加大,發揮了普惠金融的作用。銀保監會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6.89%,其中5家大型銀行的平均利率是4.79%,較2018年全年下降0.65個百分點。中型股份制商業銀行主要根據自身業務特點,以各自不同的模式發揮重點扶持作用。城商行和農商行發揮扎根當地、了解客戶的優勢,服務地方民營、小微企業。而微眾、網商等具有互聯網基因的銀行,則主要發揮技術特長,依托互聯網技術優勢支持小微企業。

  需要注意的是,服務小微企業的風險明顯高于服務大中型企業,如何實現信貸投放的商業可持續,始終是橫亙在民營、小微企業與金融服務之間的障礙。截至2019年5月末,全國金融機構單戶授信1000萬元以下小微企業貸款不良率為5.9%,比大型企業高4.5個百分點,比中型企業高3.3個百分點。

  對此,王靜文表示,在政策引導下,當前已初步搭建起金融服務中小民營企業的框架。為了提高商業銀行支持民營、小微企業的可持續性,還應做好配套支持工作。首先,貨幣政策保持穩健基調,政策工具向小微企業傾斜。其次,繼續推動商業銀行健全考核激勵機制,引導放貸方式調整。監管層應引導銀行提高信用貸款比重,降低對抵押擔保的過度依賴,減少不合理和違規收費等。再次,繼續通過政府性融資擔保降低企業融資費用。

  穩步推進利率“兩軌并一軌”

  一般而言,央行的貨幣政策操作會先影響貨幣市場利率,進而再影響實體經濟利率。但從我國實際情況看,貨幣政策傳導卡在了從貨幣市場利率向信貸利率傳導這一階段,影響了利率傳導效果,不利于貨幣政策目標實現。

  “我國利率體系表現出明顯的‘兩軌’特征,即存貸款基準利率和市場利率并存?!敝泄嗣翊笱е匱艚鶉諮芯吭焊痹撼ざm蹈嫠摺督鶉謔北ā芳欽?,當前我國貨幣市場利率已經完全市場化,但存貸款利率并未完全市場化。無論是存款還是貸款,金融機構長期以來的定價方式是基準利率上下浮動,而不是成本加成定價等模式。在存貸款基準利率的機制下,銀行信貸利率對市場利率變化缺乏敏感性。

  王靜文認為,“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的關鍵,是提升商業銀行的風險偏好,建立起‘敢貸、能貸、愿貸’的長效機制。利率并軌無疑是其中的重要一環?!弊蘩醬飼耙脖硎?,下一步,要通過貸款利率“兩軌并一軌”,打破貸款利率隱性下限,推動更多金融資源轉向小微企業和貸款實際利率下行。

  在董希淼看來,利率并軌的方向是存貸款利率向貨幣市場利率并軌,最終取消基準利率。一方面,央行可以進一步簡化利率檔次,比如只公布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和貸款利率,在條件成熟時取消基準利率;另一方面,逐步淡化基準利率作用,加快培育市場利率體系,形成新的利率定價參考。下一步,還應進一步完善貸款基礎利率(LPR)形成機制,增強LPR的市場認可度和公信力,逐步讓LPR替代貸款基準利率成為貸款利率定價的“錨”。

責任編輯:韓勝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