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監管動態CURRENT AFFAIRS
監管動態 / 正文
IMF評價人民幣匯率:與經濟基本面相符

  北京時間8月10日凌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正式發布了2019年度中國第四條款磋商報告(下稱《報告》)。報告認為,2018年,人民幣雖然對美元貶值,但相對于貨幣籃子大體穩定,中國的實際有效匯率與基本面和可取政策所對應的水平處于同一水平。這表明,作為世界上在匯率評估方面最權威的機構,IMF沒有認同美國對中國的所謂“匯率操縱國”指責。

  此前,在今年6月初IMF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IMF亞洲及太平洋部副主任肯尼思·康表示,“我們通過多種方式對人民幣匯率進行了評估。我們發現2018年人民幣的匯率表現與中國的政策目標和基本面是一致的,沒有估值過高,也沒有估值過低。最近幾年,人民幣匯率的靈活性也在加強,基于市場的匯率機制對中國是有利的,這 樣也可以讓貨幣政策有更多回旋余地,所以我們也鼓勵中國經濟繼續改革,加強對外溝通,保證匯率的靈活性?!?/p>

  針對上述評價,多位受訪專家表示,IMF發布的報告獨立第三方、不受政治影響,對人民幣匯率政策的結論尊重事實。長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IMF從比較科學的多邊視角來衡量國家匯率均衡狀況,認為人民幣匯率總體均衡,不存在高估和低估的情況,這與中國一直以來的匯率實踐相一致。

  事實上,自2015年以來,IMF評估都認為人民幣匯率屬于均衡的水平。從人民幣匯率與我國經濟發展情況來看,二者確實呈現“大體相符”?;毓?015年至2018年,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這種“相符”表現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彈性逐步增強,雙向浮動特征明顯,改變了長期以來形成的單邊走勢,中間價維持在1:6-1:7區間運行,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同時,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強但又基本穩定的狀態得益于宏觀經濟的支持。在這四年里,我國經濟增長總體上較為平穩,季度GDP波動不超過0.2%,年度經濟增長速度運行在6.6%-6.9%區間。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當前我國宏觀經濟平穩運行、財政收支保持平衡、金融風險總體可控、國際收支和跨境資本流動總體平衡。從2005年“721”匯改以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由原來單一盯住美 元、并由央行統一報價,轉變為實施“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同時浮動區間從0.3%逐步擴大至2%,彈性逐步增強,市場化程度不斷提高。由此,我國經濟基本面人民幣匯率保持合理均衡水平是相適宜 的。

  近期,受市場因素影響,人民幣匯率出現貶值。北京時間8月6日,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對此,人民銀行作出回應,稱美國這一行為是任性的單邊主義和?;ぶ饕逍形?,嚴重破壞國際規則,將對全球經濟金融產生重大影響。

  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李永在《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用“罔顧事實”“扣帽子”“造謠惑眾”來評價美國此次的單方面行為。他表示,IMF 發布的報告是公正客觀的。這份報告肯定了中國在匯率問題上沒有所謂的操縱,同時也揭露了美國認定中國“匯率操縱”背后的霸凌邏輯。

  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導管濤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管濤進一步指出,十多年來,中國一直致力于促進國際收支平衡,當前已經形成了外匯收支自主平衡的格局。

  “美國這一倉促且魯莽的舉動缺乏事實依據,不符合IMF對人民幣匯率的評價,甚至不 符合美國自己設定的判定標準?!蔽楦晁?。

  根據美國《2015年貿易便捷與貿易促進法》,美國財政部對所謂“匯率操縱國”提出了三條具體的量化的指標:一是對美國存在較大的貿易順差,每年200億美元即達標; 二是該經濟體的經常賬戶順差占GDP比重超過2%;三是該經濟體持續單邊干預匯率,對持續單邊干預的評估標準為該經濟體通過買入外國資產促使本國貨幣貶值,且12個月購買總量占該經濟體GDP的比重達到2%。

  據伍戈分析,中國不符合上述第二項和第三項標準。2018年,中國經常賬戶順差占GDP的比重僅為0.37%。同時從外匯儲備規模以及外匯占款等指標來看,中國通過單邊持續干預匯率促使本國貨幣貶值的情況并不存在。按照美國的標準,中國只能被列入觀察名單,而非“匯率操縱國”名單。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公布的數據,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升值38%,實際有效匯率升值47%,是二十國集團經濟體中最強勢的貨幣,在全球范圍內也是升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之一。更重要的是,中國作為負責任的大國,始終堅持不搞競爭性貶值的承諾,不會將匯率用于競爭性目的,也不會將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

  人民幣匯率的變動,是外匯市場互動的結果,是匯率形成機制下的自然波動。當前人民幣匯率出現一定幅度的貶值,主要是在全球經濟形勢變化和貿易摩擦背景下,受市場供求和國際匯市波動影響導致的。溫彬表示,當前人民幣匯率的彈性比以往更強, 但依舊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管濤表示,在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程度不斷提高的背景下,人民幣匯率短期受市場情緒影響出現暫時貶值符合市場規律。

  談及人民幣匯率的未來變化趨勢,上述專家普遍認為,人民幣不具備大幅貶值的基礎。人民幣匯率的長期走勢要看中國經濟基本面。在“六穩”以及宏觀政策加強逆周期調節的作用下,人民幣匯率不太可能出現持續性貶值。

責任編輯:韓勝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