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專家訪談CURRENT AFFAIRS
專家訪談 / 正文
把握數字貨幣的監管尺度

  對于加密數字貨幣Libra的推出,各國央行紛紛提出了監管警告。對此,國際金融論壇學術委員陳炳才研究員日前對本報記者表示,數字貨幣一旦走向貨幣創造乃至信用創造,其帶來的法律問題可能包括賠償和風險、破產處置等,而且這是跨國界的,法律是空白的。因此,他認為,應該禁止、限制數字貨幣的貨幣及其信用創造行為,更多發展支付技術。

  

  國際金融論壇學術委員陳炳才

  本質所在

  《金融時報》記者:根據Facebook白皮書的描述:Libra 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據了解,目前全球仍有 17 億成年人未接觸到金融系統,無法享受傳統銀行的金融服務,其中 10 億人有手機,近 5 億人可上網。Facebook的目標是讓這些沒有上網的人上網,并解決窮人在金融服務上支付更多費用的問題。您認為Libra能否實現這一目標?

  陳炳才:回答這個問題有三個要點:Libra是不是貨幣?Libra貨幣有沒有國界?Libra能否真正地為所有人提供跨境互聯網便利?事實上,三個答案都是否定的。

  首先,Libra的實質不是貨幣,而是支付方式。Libra是結合區塊鏈技術的支付方式,如同人們熟悉的微信、支付寶一樣,其不同在于去中心化。Facebook試圖將Libra打造成為一種無國界貨幣,為了讓這種貨幣創造具有可信度或者信用,便以多種主權貨幣為抵押、擔保,將支付貨幣轉化為特定的內部交易貨幣或者憑證。其實,這種抵押和擔保與其說是數字貨幣創造的基礎,不如說是為支付提供必備的流動性保證。這種抵押、擔保創造的貨幣,類似抵押或者擔保憑證,也必然不是具有一般等價物的貨幣??杉?,無論Libra與哪種貨幣掛鉤,都是貨幣的信用創造,不是貨幣創造。不是貨幣創造,就不是貨幣,最多是準貨幣、次生或衍生貨幣。

  其次,Libra有國界,有主權貨幣的國界,有監管的國界。如果說Libra是無國界貨幣,那么,跨境交易系統(如SWIFT)的一切抵押、擔保憑證,銀行匯票、銀行開具的信用證等都可以稱之為無國界貨幣,但市場并不認同這種憑證作為無國界貨幣,最終這些憑證都必須兌換或轉換為美元等儲備貨幣,或者是本幣??杉?,把貨幣的信用創造說出是貨幣創造,說成是無國界貨幣,缺乏理論和實踐支撐。

  Libra作為貨幣的信用創造,必然受制于其賴以信用創造的主權貨幣,設想或者自認為Libra沒有國界,那是異想天開。主權貨幣是有國界的,而且由于信用等級不同,主權貨幣之間不能自由兌換。因此,Libra儲備資產最終選擇的主權貨幣肯定是目前的儲備貨幣,而不會讓各種主權貨幣進行跨境自由兌換??鑾?,Facebook也沒有能力提供足夠的流動性讓非儲備貨幣自由兌換為儲備貨幣來作為Libra的儲備資產。當然,在Facebook內部,Libra的流動和支付沒有國界,這是跨國公司內部交易程序,即使不設Libra,其支付也沒有國界。

  雖然互聯網消除了國界,但網絡的使用和監管依然存在國界?;チ笠蕩瓷枋只醣以諛誆拷屑萍?、結算、流通可以,但與外部機構鏈接就要接受有關監管和制度要求?;チ?、區塊鏈必定要與各國金融機構、企業鏈接,必須接受這些機構所在國的監管,這就是監管的國界。

  最后,Libra不可能為所有人提供跨境金融服務便利。由于非儲備貨幣不可自由兌換,非儲備貨幣國家的消費者或者交易者,其購買或交易必然受本國外匯儲備規模的影響,不可能完全實現自由跨境,也不可能本幣都不存在了。Libra數字貨幣的購買和交易規模受到企業、個人和機構所在國的外匯儲備規模限制,同時也必然受Libra資產規模的限制。非Libra資產轉化為Libra資產是非常困難的,必須是儲備貨幣才能轉化。那種為窮人、為所有人(其實應該是缺乏足夠儲備貨幣的國家和企業、個人)提供金融服務的設想必然是空想,因為一切購買和交易都是有購買能力和交易能力的需求,缺乏足夠外匯儲備貨幣的國家和企業、個人不可能上網跨境去自由購買和交易。這表明Libra可以為所有人提供其國內的本幣金融服務便利,但不可能為所有人提供跨境金融服務便利。

  演變趨勢

  《金融時報》記者:您如何判斷Libra的演變趨勢?

  陳炳才:Libra的演變既取決于監管和政策的態度,也取決于自身設計的完善或變革。在Libra演變過程中,有幾個決定性的因素:

  第一,Libra能否產生鑄幣稅?;竦彌宜笆嗆芏喙液突溝拿蝸?,但鑄幣稅的前提是貨幣被人們廣泛接受和認同,并能夠兌現。一般只有法定貨幣或者制度許可的信用創造可以獲得鑄幣稅。股票對于企業來說,某種意義上獲得了巨大的鑄幣稅——依靠一張紙或者虛擬的符號,企業便獲得了超額的資金。Libra是以等值的主權貨幣抵押、擔保而設計的貨幣,沒有利息,也不能自我創造和擴大規模,應該說不存在鑄幣稅,至少在目前的框架下不具有。

  如果未來Facebook改變規則,或者說市場認同了Libra,不再以主權貨幣進行抵押或擔保,Libra的規模和數量可以隨意擴展,而且這種擴展可以帶來數字經濟和數字資產的發展、壯大,且Libra可以隨時兌現為法定貨幣,或者Libra可以進行再次的抵押、擔?;蛘嘰嬋?、貸款等,甚至類似股票,那么它就可以獲得鑄幣稅。也就是說,社會真正增加了一種新形式的次生貨幣。

  第二,Libra能否沖擊或替代法定貨幣的地位。按照目前的制度設計,Libra不僅不沖擊法定貨幣或主權貨幣地位,而且是擴大有關法定貨幣的使用范圍。由于Libra以法定貨幣為抵押,是法定貨幣的信用創造,因此不可能超越和替代法定貨幣,也不可能超越主權貨幣。假設未來Libra脫離法定貨幣,類似美元脫離黃金而成為世界貨幣,Libra就會成為無國界貨幣嗎?應該不會。其實,不需要假設,目前的比特幣等各種數字貨幣,不是已經脫離主權貨幣了嗎?他們成為無國界貨幣了嗎?最終都是投機貨幣。法定貨幣的一般等價物地位,在目前階段,任何貨幣的信用創造都無法突破。

  第三,Libra能否成為數字世界的中央銀行。就形式來說,目前有接近1200種數字貨幣,而且很少有抵押和擔保資產。因此,相對其他數字貨幣,Libra有競爭優勢。就支付方式來說,Facebook用戶達到27億,在同行中占據優勢。就競爭對手來說,中國有支付寶和微信,國際上有摩根等,但這些也無法沖擊FB的競爭優勢。但是,銀行卡依然是支付的重要工具,也會分食支付業務的份額。需要指出,無論是哪種支付,目前大多是消費領域的支付,尚未進入生產領域,生產領域的支付依然是最大規模的支付,各種交易領域的支付更大,這些是銀行等金融機構在做。認為Libra將成為數字世界的中央銀行,忽略了非消費領域的支付規模和收益依然是海量的事實。

  特別需要強調的是,Libra賴以存在和發展的基礎是Libra資產,但Libra又不是生息貨幣,意味著Libra的抵押和擔保資產對購買人、機構來說,也是沒有利息的,應該是分紅,類似股權機制。目前除黃金之外,所有貨幣都是生息貨幣,或者說是價值可波動的交易資產,而Libra不能生息,不能交易,所有參與交易者在支付或收款完成后,都必然要將Libra兌現成為生息資本,Libra規模難以做大。而且以抵押擔保資產進行貨幣信用創造,本身規模就做不大。此外,由于多種貨幣作為抵押資產而創造貨幣,在運用和發展上會遇到很多貨幣的區域錯配以及發展結構上的錯配,不利于數字經濟的發展。

  監管建議

  《金融時報》記者:對于數字貨幣,我們應該采取怎樣的態度或者政策?

  陳炳才:首先,鼓勵技術創新,但不鼓勵對制度和規則的突破。數字貨幣是一種技術創新,也是支付方式的創新,應該予以鼓勵和支持。數字貨幣的創新,純粹從技術角度出發,沒有任何制度框架的約束,只考慮便利、低成本和高效,可以推動金融業的創新發展,確實有可取之處,故對數字貨幣要肯定其積極作用。

  但是,如果數字貨幣的創新沒有把金融制度和規則作為技術運用的前提,或句話說,這個技術的運用要廢除、突破現行的金融制度和規則,那么將可能帶來企業市場份額及利益的重新分配,甚至導致金融企業的生死存亡、大洗牌。因此,對于數字貨幣要規范、約束,不鼓勵其突破金融制度和規則,而且要用適合區塊鏈技術的金融制度和規則去約束其金融行為。

  其次,讓數字貨幣技術與金融改革相向而行。數字貨幣其實就是支付手段和支付技術,它和以前支付技術的不同,就在于通過互聯網、區塊鏈,提高了支付的效率,節省了資金成本,為客戶提供了快捷、安全、便利的服務。因此,需要積極發展數字貨幣技術。

  數字貨幣的出現,表明傳統金融缺乏為客戶提供高效、便利、快捷、及時服務的精神,沒有為客戶創造價值的思維,只有“把你口袋的錢變成我口袋的錢”的思維。傳統金融機構應該積極運用數字貨幣技術來創新金融服務。

  最后,應該禁止數字貨幣向貨幣及其信用創造方向發展?;チ鶉讜諼夜丫晌桓瞿煙?,處理起來缺乏有效、可操作的法律法規,數字貨幣一旦走向貨幣創造乃至信用創造,其帶來的法律問題更多,包括賠償和風險、破產處置等,而且這是跨國界的,法律是空白。Facebook認為,一套可靠的數字貨幣和金融基礎設施,兩者結合起來必須能兌現“貨幣互聯網”的承諾。設想很好,但缺乏法律基礎。國內曾經出現微信封賬,SWIFT也可以將會員剔除,這些雖然有行業自律可以管理,但也有利益紛爭。一旦出現糾紛,處置起來無法可依。故應該先立法規范,最多是先行試點,然后再普及。目前應該禁止、限制數字貨幣的貨幣及其信用創造行為,更多發展支付技術,而且支付技術必須納入支付制度規范,不能獨立于支付制度規范之外。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