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農村金融機構理財業務何去何從

  “與其他類型金融機構相比,農村金融機構理財業務整體水平還是偏低,且區域差異性十分明顯,部分排名居前的農商銀行的綜合理財能力完全可以比肩優秀的城市商業銀行?!閉攵鄖安瘓貿雎?019年2季度《普益標準·銀行理財能力排名報告》,普益標準分析師康箐蕓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報告認為,從整體市場發展趨勢來看,銀行業對于理財業務轉型發展的思路逐漸清晰,銀行理財發展重點由向外拓展逐漸轉變為內部結構調整,體現為,一方面,零售理財存續數量與規模繼續保持在較高水平;另一方面,銀行理財凈值化轉型也持續保持較快發展速度。不過,報告顯示,盡管發行理財產品的農村金融機構眾多,在全部參與排名的395家銀行中占255家,但從市場結構看,業務轉型仍由全國性銀行與實力較強的城商行主導和推進。

  “在市場環境和監管趨勢的雙重擠壓下,市場頭部效應增強,長期來看,一部分小型銀行或將放棄該業務并退出理財產品發行市場?!?nbsp;康箐蕓說。

  頭部效應明顯

  報告顯示,2019年二季度,395家商業銀行季末存續100811款理財產品,較2019年一季度減少5905款,環比下降5.53%,存續規模估計為27.68萬億元,較2019年一季度環比下降4.91%。其中,農村金融機構(包括農商銀行、農信社、農合行)的產品存續數量為25302款,環比減少4.66%,存續規模為1.65萬億元,環比增加17.02%。

  在全部255家農村金融機構中,理財能力綜合排名前十的銀行依次是廣州農商銀行、江蘇江南農商銀行、重慶農商銀行、青島農商銀行、上海農商銀行、廣東順德農商銀行、廣東南海農商銀行、江蘇蘇州農商銀行、吉林九臺農商銀行和江蘇紫金農商銀行。

  “根據我們所做的統計及問卷調查,可以發現,農村金融機構的理財業務呈現出較為明顯的趨勢性變化,主要體現在頭部效應越發明顯?!笨刁灄糠治鏊?。從理財存續總規模來看,2019年二季度有318家農村金融機構發行理財產品,而規模排名前五的農商銀行理財存續規模占比約為農村金融機構總額的37%,排名前十的農商銀行存續規模占比則達到約47%,接近半壁江山,可見其集中度很高。

  整體來看,農村金融機構理財能力仍有較大前進空間,且不同地區機構表現有較大差異。其中廣州農商銀行、江蘇江南農商銀行、重慶農商銀行等排名靠前的農村金融機構,其理財能力比肩優秀的城市商業銀行;而排名靠后的農村金融機構,其理財能力在各個層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劣勢,隨著理財業務轉型的推進,頭部效應或將促使其理財業務進一步收縮,生存空間將持續收窄。

  區域差異加大

  “另一個比較明顯的趨勢是,東部發達地區農村金融機構的市場優勢加強,浙江、江蘇、廣州等地區排名靠前的農村金融機構數量增多,顯示出區域差異日益加大?!笨刁灄糠治鏊?。

  記者注意到,在2019年二季度理財能力排名前50的農村金融機構中,江蘇、浙江、廣東的農村金融機構分別有13家、6家、6家,三省合計占據半數。

  在康箐蕓看來,背后的原因主要是,一方面發達地區投資者財富總量較高,投資理念先進,在資金端投資理財需求更旺盛;另一方面從投資端看,東部地區有更多好的投資項目。此外,東部地區人才優勢顯著,更易加劇區域間的馬太效應。

  “未來,實力較強的農村金融機構將積極申請理財子公司資質,布局凈值型產品,加強在投研能力、人才團隊和系統等方面的建設;而實力較弱的農村金融機構份額占比或將繼續下降,乃至放棄開展理財業務并退出理財產品發行市場,轉向傳統的存貸本業或是代銷業務?!彼徊椒治鏊?。

  凈值化轉型較慢

  報告認為,與其他類型金融機構相比,農村金融機構理財業務整體水平偏低,不僅體現在理財產品存續數量與規模方面,也反映在凈值化轉型上。

  發行理財產品的農村金融機構數量多,但產品數量規模較小,這也與農村法人金融機構自身特點吻合。根據該報告,2019年二季度農村金融機構理財產品存續數量為25302款,存續規模為1.65萬億元,而全國性銀行(包括國有銀行和股份制銀行)和城市商業銀行的存續數量分別為40986款和34523款,存續規模分別為21.46萬億元和4.56萬億元,區別十分顯著。

  從市場發展趨勢來看,目前銀行業對于理財業務轉型發展的思路已逐漸清晰,銀行理財發展重點由向外拓展逐漸轉變為內部結構調整。具體來看,零售理財存續數量與規模繼續保持在較高水平,存續零售產品數量接近6萬款,規模超過20萬億元;在凈值化轉型方面,市場存續凈值型理財產品9494款,環比上升16.36%,2019年6月,全國銀行凈值化轉型程度指數為6.09點,較去年同期上升4.57點,凈值化轉型持續保持較快發展速度。

  相比之下,農村金融機構理財產品在凈值化轉型方面相對較慢。對此,康箐蕓解釋為,農村金融機構主要服務對象為廣大農村地區,因此投資者教育方面難度更大,凈值化轉型速度相對較慢。2019年6月,農村金融機構凈值轉型程度指數為2.51點,而全國性銀行和城商行凈值化轉型程度指數分別為11.78點和4.50點?!白罱┐褰鶉諢溝木恢禱鴕延屑涌燁魘??!笨刁灄克?。

  “另外,與其他類型銀行相比,農村金融機構在人才配備、崗位設置、系統建設等方面相對落后,管理能力有待提高?!笨刁灄克?。再加上部分農村金融機構受當地省聯社監管,自主發展空間有限,這也使得這些機構轉型難度較大。

  發揮獨特優勢

  雖然理財總體發展水平不及其他金融機構,但康箐蕓表示,農村金融機構也有自己的獨特優點。

  農村金融機構長期以來立足農村金融市場,具有鮮明的機構地方性、區域性特色,與所在地域的聯系比其他金融機構更多、更廣,能夠更好地理解農村客戶的理財需求,從而有針對性地開發相應的理財產品、服務“三農”。農村金融機構作為我國資管市場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有助于更好地實現普惠金融目標。

  同時,農村金融機構相對于大型銀行管理層次少、經營方式靈活,基于地緣優勢、快速的決策能力和靈活的處置能力,能夠及時滿足中小企業和農戶的投資理財需求,減少摩擦和監督成本。

  從行業動態看,《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落地已半年有余,申請、籌建、開業速度均快于預期,理財子公司時代大幕已經拉開。除已開業的4家國有銀行的理財子公司外,目前已有5家全國性股份制銀行、2家城商行的理財子公司申請獲得了監管批復籌建。盡管目前尚未見農商銀行的身影,但康箐蕓認為,未來,理財子公司利用自身業務優勢,疊加銀行多年的渠道和信譽積累,必將逐漸成長為中國資產管理行業的主力軍?!岸孀排┐褰鶉諢估聿頗芰υ誶蠔透鎏逯浞只泳?,實力較強的農村金融機構也將積極申請理財子公司資質,布局凈值型產品,加強在投研能力、人才團隊和系統等方面的建設?!笨刁灄勘硎?。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