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債券CURRENT AFFAIRS
債券 / 正文
參與交易所債市的銀行范圍擴大 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再進一步

  2019年8月6日,證監會與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聯合發布《關于銀行在證券交易所參與債券交易有關問題的通知》。

  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再邁新步伐。

  2019年8月6日,證監會與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聯合發布《關于銀行在證券交易所參與債券交易有關問題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擴大在交易所債券市場參與現券交易的銀行范圍。

  根據《通知》,參與交易所債券交易的銀行范圍由前期試點(符合條件的上市銀行),擴展至包括政策性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在華外資銀行、境內上市的其他銀行。

  業內人士表示,本次《通知》是從投資主體角度推動銀行間和交易所債券市場統一融合的重要舉措,從長期來看,有利于提高交易所債券品種的流動性和定價效率,擴大經濟中的直接融資比例,推動實體經濟與金融業的健康發展。

  商業銀行“成建制”回歸

  允許商業銀行在交易所債市進行投資并非首次。

  早在1990年,上海、深圳兩個證券交易所成立之后,債券交易曾集中于交易所,但當時交易所債券市場實際承載了為股市融資的功能,大量銀行資金通過交易所債券回購流入股票市場,助長了股市投機和泡沫。

  為維護宏觀金融穩定,1997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相關通知,要求商業銀行全部退出上海和深圳交易所市場。這是國務院為建立信貸資金與資本市場適度隔離的風險防范機制所做出的重大決策。此后,我國在總結教訓的基礎上,參照國際經驗,以面向合格機構投資者和場外市場模式建立了銀行間債券市場。由此,我國債券市場形成了由銀行間市場、交易所市場和商業銀行柜臺市場3個子市場組成的統一分層的市場體系。

  

  當前,銀行仍然是我國債券市場最重要的參與主體。有數據顯示,2019年6月,銀行持有銀行間市場債券面額接近46萬億元,占比達到63%,但銀行在交易所參與度較低。

  實際上,早在10年前,有關方面就著手重啟商業銀行回歸交易所債市。2009年1月,證監會聯合銀監會下發《關于開展上市商業銀行在證券交易所參與債券交易試點有關問題的通知》稱,已經在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商業銀行,經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核準后,可以向證券交易所申請從事債券交易。此后,多個相關文件下發,推動上市商業銀行在證券交易所參與債券交易試點業務。

  “如果之前商業銀行進入交易所市場是‘小分隊’的形式,那么這次真的是‘成建制’了?!蹦徹煞葜埔兇噬罱灰自閉盼案嶄嫠摺督鶉謔北ā芳欽?,本次擴大進入交易所債券市場的銀行范圍,從原來的部分上市商業銀行,擴大到“政策性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在華外資銀行、境內上市的其他銀行”,擴容后的銀行范圍仍不包括未上市的農商行和農信社等機構。

  張偉剛認為,銀行回歸交易所債市的政策具有“穩中求進”的特點。從此前的試點,到本次擴大范圍,再到未來預期中的全面推廣,這一思路體現了金融工作“求穩”的一面。由于農商行業務有其特殊性,對其新業務和新產品的開放歷來都比較謹慎。而將上市農商行納入到本次擴容范圍,也使得部分資產規模大、風險管理水平高的大型農商行,能夠順利地和其他金融機構“攜手”進入交易所市場,又表現了“求進”的一面。

  債市互聯互通的重要舉措

  近年來,有關方面提出“建立統一管理和協調發展的債券市場”,促進銀行間債市和交易所債市互聯互通。商業銀行重新回歸交易所債市,即被認為是互聯互通的舉措之一。

  “《通知》是從投資主體角度推動銀行間和交易所債券市場統一融合的重要舉措?!?nbsp;東方金誠首席債券分析師蘇莉表示。2018年8月,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提出“建立統一管理和協調發展的債券市場”以來,監管部門從統一評級業務資質、統一執法和推動跨市場指數基金創設等方面積極推進兩個市場間的互聯互通。本次《通知》為除未上市農商行以外的商業銀行參與交易所債券市場交易掃清了障礙,有利于從投資主體的角度彌合兩個市場之間的割裂。

  蘇莉認為,由于監管機構和規章制度不同,銀行間市場和交易所市場在交易制度、投資者和債券發行人的市場準入以及結算、登記托管等方面多有差異,從而導致兩個市場相對割裂且存在監管套利空間。但是從去年開始,有關方面有意打破前期的制度和管理的不同,有監管政策統一融合的趨勢,并且在諸多領域進行合作。此次“一行兩會”聯合發文擴大參與交易所現券凈價交易的銀行范圍,也是監管統一的重要舉措,可以進一步減小兩個市場的割裂。

  中金證券固定收益相關研究同樣表示,兩大債券市場監管融合統一是市場發展趨勢,此次交易所允許除未上市農商行外的全部銀行直接在交易所市場進行現券交易,是監管統一的又一舉措,整體有利于減少銀行參與交易所市場債券投資的交易成本。

  提升交易所債市功能

  值得注意的是,自1997年銀行間市場建立以來,我國債券市場取得了長足發展,市場規模已經躍居全球第二位。其中由機構投資者參與的銀行間市場是我國債券市場的主要交易場所,近年來的債券托管量和交易量都占整個市場的九成左右。

  有數據顯示,當前我國債市存量余額為92萬億元左右,其中銀行間存量債券余額超過80萬億元,占比接近90%,交易所市場存量債券余額9.8萬億元,占比10%。長期以來銀行間市場在國債、地方債、金融債、中票等券種上占據主導地位,交易所市場在公司債、資產支持證券等券種方面具有一定特色和優勢。從流動性的角度講,以2018年為例,交易所債市全年現券成交額達1.8萬億元,而銀行間市場同期現券成交額為148萬億元,交易所交易量僅為銀行間的1.2%。

  “從長期來看,銀行資金參與交易所債券交易,有利于提高交易所債券品種的流動性和定價效率?!?nbsp;蘇莉表示,由于交易所債券流動性遠低于銀行間市場,額外的流動性補償導致交易所債券要求的到期收益率較高,兩個市場長期存在定價差異,不利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下降。從長期來看,銀行資金的大規模參與有利于提高交易所債券市場的流動性水平,進而提高定價效率。

  對于本次《通知》,證監會方面表示,允許更多銀行機構根據自身需要在交易所市場參與債券投資,是“一行兩會”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建設現代市場體系、促進要素自由流動改革要求的具體落實,有利于擴大銀行投資債券的范圍,拓寬實體經濟融資渠道,提升債券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有利于暢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促進金融市場穩定;有利于進一步激發市場投資主體活力,促進實體經濟與金融業良性發展。

責任編輯:韓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