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防范系統性風險

審慎合理評估系統重要性銀行

  為完善我國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監管框架,建立系統重要性銀行評估與識別機制,近日,人民銀行會同銀保監會公布了《系統重要性銀行評估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評估辦法》),并正式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專家表示,《評估辦法》有利于我國防范系統性風險,我國在對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評估指標設置上可參考海外經驗。

  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

  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就《評估辦法》答記者問時表示,2008年國際金融?;岳?,完善宏觀審慎政策框架逐漸成為金融監管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其中,加強中央銀行對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監管是強化宏觀審慎管理、維護金融穩定的重點領域。目前我國金融業總資產300萬億元,其中銀行業總資產268萬億元,在金融業總資產中占比達89%??悸塹揭幸翟諼夜鶉諤逑抵械鬧匾匚?,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等4家銀行均已入選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G-SIBs)名單,且國際組織和主要經濟體在系統重要性銀行評估和監管方面經驗較為成熟,人民銀行會同銀保監會制定了我國系統重要性銀行(D-SIBs)評估辦法,并以此為基礎制定附加監管規定,也為后續系統重要性保險、系統重要性證券業機構實施細則制定奠定良好的基礎。

  “我國金融機構正呈現經營混業化、集團化發展趨勢,存在可能引爆系統性風險的事件和因素?!敝泄緇崢蒲г盒畔⑶楸ㄑ芯吭褐硌芯吭?、國家全球戰略智庫特約研究員徐超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若不能有效予以化解,不排除引發系統性風險的可能性。針對這些情況,金融監管部門積極制定相關監管政策,《評估辦法》在此背景下應運而生?!?/p>

  在安永(中國)企業咨詢有限公司金融服務風險管理合伙人葉曉蓉看來,我國銀行系統確已積累了一定的風險,《評估辦法》的頒布有利于加強對銀行系統的監管?!耙幸迪低承苑縵帳侵贛刪彌芷?、宏觀經濟政策變動、外部金融沖擊等風險因素引起的一國銀行體系發生激烈動蕩的可能性,這種風險具有較強的隱匿性、積累性和傳染性。同時,系統性風險不能通過一般的風險管理手段相互抵消或者削弱,即系統性風險只能防止其積累和爆發,但不能根本消除?!幣斷囟浴渡蝦=鶉詒ā芳欽弒硎?。

  “當前需要注意的主要風險點有二。一是宏觀經濟的變化可能對金融體系產生系統性沖擊。近年來,在經濟增速放緩的大背景下,部分傳統產能過剩行業的利潤率下滑,資金周轉放慢,銀行業不良貸款占比明顯上升,債券市場違約事件時有發生,來自實體企業的違約風險傳導到金融體系內部,進而引發金融風險。當前,金融不良資產、債券違約、房地產泡沫等風險均可歸為此類?!幣斷刂賦?,事實上,此類金融風險一直存在,只是此前經濟高速增長掩蓋和對沖了部分風險。

  “二是國內金融體系自身演化中逐步累積的風險。近年來,我國信用規模擴張較快,而民間投資增速放緩,大量資金滯留在金融體系內部自我循環,導致風險在金融體系內部累積。此外,同業業務、表外理財、非標資產、交叉性金融產品等‘影子銀行’業務也造成資金空轉,進一步削弱了金融體系自身的穩定性?!幣斷亟徊獎硎?,“一方面,金融機構之間的聯系愈加緊密而復雜,風險在不同機構、不同市場、不同行業、不同地區之間的傳染和共振效應,可能導致風險的急劇放大和擴散。另一方面,前幾年網貸等新興互聯網金融業務爆發式增長。相關風險的累積,逐步演化為系統性風險的重要來源?!?/p>

  評估須審慎合理

  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那么,我國在設立對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評估指標時,有哪些國外經驗可以借鑒?

  “在評估指標方面,我國采用了規模、關聯度、可替代性及復雜性四個一級指標,將國際評估指標中第五項‘跨境債權債務指標’并入復雜性指標。同時,考慮到我國金融行業特點及監管需要,對部分二級指標進行了替換,分別是‘可替代性’指標下的‘境內營業機構數’、‘復雜性’指標下的‘非銀行附屬機構資產總額’和‘理財業務余額’?!幣斷乇硎?,“在計算規則方面,國內銀行系統重要性得分計算和國際上采用的方法基本一致。我國對系統重要性得分閾值劃分、分組、評估流程和方法上預留了足夠的空間,監管部門可在必要時進行調整?;謔運憬峁?,國內監管對閾值的設定符合實際情況,能夠獲得比較合理、有效的評估結果?!?/p>

  徐超指出,從《評估辦法》來看,我國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評估采用的方法是定量和定性相結合,一些指標的設定主要參考了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評估方法以及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2012年發布的《國內系統重要性銀行框架》,與美國、澳大利亞、歐盟等主要發達國家和地區的評估指標基本一致。

  “不過,在評估指標具體細節的設定上,《評估辦法》與國外仍有所不同。例如,澳大利亞國內系統重要性銀行定量指標還包括‘境內敏感度’指標?!斃斐硎?,值得關注的是,美國在系統重要性銀行名單確立方面設置了比較詳盡的指標,或可借鑒。據悉,美國金融穩定委員會在確定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時,需要考慮11個法定因素,包括銀行的杠桿倍數;銀行表外風險暴露的程度和性質;銀行與其他重要非銀行金融公司和銀行控股公司的交易范圍及性質;銀行對家庭、企業、州和地方政府的信貸來源的重要性以及對美國金融體系流動性來源的重要性;銀行對低收入者、少數族裔或服務欠缺社區的信貸來源的重要性,以及該銀行失敗會對上述人群獲得信貸的影響;銀行管理而非擁有資產的程度,以及管理資產的所有權分散程度;銀行業務的性質、范圍、規模、集中度、相互關聯性及組合情況;銀行已受一家或多家主要金融監管機構監管的程度;銀行金融資產的數額和性質;銀行負債的數量和種類,包括對短期融資依賴程度;其他風險相關因素。

  雖然《評估辦法》對識別系統重要性銀行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可操作性,但徐超指出,相關部門應關注三個問題。首先,對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SIFI)過度評估和識別不足都會有負面影響。評估不足會漏掉真正的SIFI,削弱監管政策的效果;過度評估則將增加監管成本并降低金融效率,直接損害金融和經濟發展的活力。其次,系統性風險是動態變化的,金融網絡中任何初始因素的變化都會引發“蝴蝶效應”。因此,評估系統重要性銀行必須充分考慮各因素的動態變化,不斷評估新的系統性風險的重要來源。最后,在向社會公布系統重要性銀行的名單后,可能強化相關銀行“大而不能倒”的地位,并刺激其進行冒險行為。因此,如何處理相關信息,將系統重要性銀行的道德風險降至最低,以保證金融體系在穩定和發展中找到平衡,比評估系統重要性銀行更為關鍵。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